章克标的百岁老人

机电学院浏览次数: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08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在沉寂了半个多世纪之后,章克标再度成为“海上闻人”。1999年1月13日,上海一家报纸曾用头版刊登了一位百岁

  老人亲拟的征伴求侣启事和他的大幅彩色照片。“百岁老人征婚”成了当时上海人茶余饭后的话题。“不好意思,我一不小心变成新闻人物了!”———百岁老人章克标诙谐地说。看过《文坛登龙术》,看过《文苑草木》,知道他是郁达夫的朋友、金庸的中学老师。来到海宁不会想不到去看看章克标先生,可再一想(当时已经)九十九岁的老人,定然眼花耳聋,口齿不清,说不定还耽于病榻,也就断了这个念头。“他很清楚,还是去吧。”在章景曙、王学海两位朋友的一再劝说下,临离开海宁的那天上午,由学海兄陪同,我去拜访了章克标老人。这哪里是一位世纪老人,分明是一只活蹦乱跳的猴子。不光思维敏捷,连动作都那么利索。尤其是那份风趣,几经磨难仍未脱去早年人们批评的那种“轻薄”———《鲁迅全集》的注释说他的《文坛登龙术》是以轻薄无聊的态度写的。

  他住在海宁县城东北角的一座单元楼的底层,仅一室一厅,小到不能再小。一年前夫人过世,如今就他独自住在这里,洗衣做饭跑邮局,都亲自料理。听说老人新近完成了一部30万字的《20世纪一挥手》,记述他从事文学活动的经历。在书房兼卧室的里间坐定后,我们的谈话就由此开始。“改了名字了,现在叫《世纪挥手》。时间过得太快了,对我来说一个世纪,就像挥挥手那么快。我的下一部书叫《世纪回首》,回回首嘛。”说到“挥挥手”“回回首”时,他抬起胳膊挥挥手,扭扭脑袋,那模样是自信的,也有点滑稽可笑。就坐在他的对面,我注意到,他可真不像个百岁老人,腰身微微前倾,不显得衰弱,只让你觉得亲切。小小的脸盘,光光净净的,细细的皱纹似显不显,通常这样年纪的老人早该有的老年斑也难得看到。两只明亮的眼睛,虽说已有点深陷,仍可推想年轻时该是怎样的花哨迷人。这也就难怪当年郁达夫在追求王映霞时把他当做假想敌,邀他喝酒,一定要他保证不追求王才放心。除了才华可商究之外,以相貌而论,郁达夫绝不是他的对手。此事的过程,他在那篇《孙百刚·王映霞·郁达夫》里写过,据我的猜测,不会仅是郁的心病,怕孙百刚有明确的言说,要以此断了郁“恶追”的念头,要不郁不会那么认真的对待。“那时王映霞爱的是你吗?”“那时没有,后来他会爱我的。金不换又上央视啦!今晚与您相约中央戏曲频道!,”这回答真是太妙了。“你觉得郁达夫这个人怎么样?”“他呀,是生在那个年代,却没怎么受了五四精神的洗礼,全是旧时代名士的作派。他和王映霞结婚,是把王映霞当作妾看待的。这一点上,他不如徐志摩,徐志摩是接受了五四精神的洗礼的,在爱情婚姻上是很认真的。”又谈起几个认识的文坛人物,他都有独到的评价,比如茅盾,说茅盾本身就是一个矛盾。对巴金的评价不低,但也有说辞,说巴金以说真话自许,不说假话是真的,只说真话却未必。只有对叶圣陶,他说那真是人品文品如一,没得说的。我们谈话中间,帮助老人对外联系的陈文忠先生来了。说起老人的生活,陈先生指了指床上的陈设让我看,一并排放着两个枕头,说他的夫人过世一年多了,他还保持着当初的格局。他平日不吃干饭,只喝粥,这是那些年在乡下养成的习惯。他们要为他祝寿,他总是推辞,说阎王爷已经把他忘了,一祝寿阎王爷想起了会叫他回去的。去年海宁的年轻朋友们为他过了个生日,事后他在《文汇报》上发了篇文章叫《白寿》,意思说这是“白的”,让阎王爷千万别当真。章先生静静地听着,微微地笑着。该离开了,我掏出名片递了过去,老人也赠我他的名片。温州心水财神报在需求不振大背景下,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大的名片,有普通名片两张那么大,横书,姓名后面两个小字是他的字恺熙,地址下面是他的联系人陈文忠先生的地址和电话。据陈先生说,是章先生要求印这么大的。看着名片白净的背面,我请老人签个名。也不戴眼镜,就着桌子,他写了“石山先生作我他山之石章克标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日”三行字,笔划流畅,一点都不抖。“祝您老活一百———五十岁。”我差点说成一百岁。“轻声说,别让阎王爷听见。”他压低嗓门,诡谲地说。送我们出门时,他连连鞠躬如仪,只有这点看得出他确实是个老派人物。

香港挂牌| 香港一点红| 乖乖图库| 白小姐心水论坛| 夜明珠论坛| 刘伯温网站| 白小姐挂牌号| 一肖中特| 摇钱树论坛黄大仙| 94173开奖结果今晚| 牛魔王挂牌| 港澳论坛| 醉红颜心水| 六合开奖结果| 一肖中特|